法律人的思考法則:跟好律師學思辨、學表達, 更搞懂了法律常識

點閱:115

譯自:101 things I learned in law school

其他題名:跟好律師學思辨、學表達, 更搞懂了法律常識 跟好律師學思辨學表達更搞懂了法律常識

作者:薇貝克.諾加德.馬丁(Vibeke Norgaard Martin)作;馬修.佛瑞德列克(Matthew Frederick)繪;路易譯

出版年:2020[民109]

出版社:原點出版 大雁文化發行

出版地:臺北市

格式:EPUB 流式

ISBN:9789579072755

附註:含索引


別再苦惱法律難!好律師,怎麼想?
所有人都該有的法律常識
終於看懂法律劇,為何律師問話這麼故意!
 
過來人的101則專業分享
解說術語和必懂觀念
不上法學院就能學到的精華課
教你像法律人思考,更學會思辨與表達
 
寫給想探索複雜法律問題,
又不想翻開書就嚇壞的學生、入行新手、一般人
法律系教授──徐應松特別審訂,加註台灣現況說明
 
「作者透過這本書帶我們從空中快速鳥瞰整個法律體系,進而迅速建立起法律知識的骨幹,剩下的功夫就要靠自己的努力了。」──法律白話文運動
 
為什麼法律人說,好的論點勝過好的事實?誠實與真實有何差別?如何提出合乎邏輯的論點?為何不要試圖證明自己是客觀正確,僅需表明立場優於對方?當發生紛爭時,要如何注意爭議指向何者?即使身為律師,當身陷訴訟時也要僱用律師?
 
如何像一個專業的法律人,學習「在紙上思考」,「講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讓你的註解為你辯解」,「練習換句話說」,「有時被動語態更強烈」,甚至要記得「提出重點後,不要講話」?
 
當作者是法律新生時,常常被自己一無所知的感覺凍結。其他學生似乎很厲害,總是談論他所不了解的術語。直到作者在大型法律事務所工作後才意識到,法律領域中存在一定的裝腔作勢。法律是一個各憑本事的環境,裝腔作勢能夠威嚇那些不傾向誇大所知的人。即使是很有自信的企業合夥人、教授或法學院的學生,一樣都會被法律所迷惑和恐嚇。
 
‧只說重要的觀念和術語,把法律變簡單了
這本書正是為了那些想開始探索複雜法律問題,但又不想一讀就嚇壞的人所設計。無論是法律系學生、一般人,甚至是入行新手,由專業職人為你去蕪存菁,解說最基本的法律常識,學習法律人的思考邏輯。
 
跟律師學表達,這樣說、這樣問,更有利?
‧不要在法庭上問不知道答案的問題
對審判中所得到的答案不應該感到驚訝,應該在審判前就發現了解答案。若某問題的答案很明顯且對自己的案情有利時,最後的選擇可能是不問該問題,而將整個問題懸置在法庭中。
 
‧提出重點後,不要講話
最想被人記住的論點,應該安置於談話起始或結束時。因為剛開始的論點往往不必
與句子裡接下來的其他論點爭搶注意力,而很容易被聽眾記住。當講者繼續說話,新的詞語或想法會相互爭奪聽眾的記憶容量。
 
‧有時被動語態更為強烈
主動語態的陳述表現了直接的關聯,通常能使論證聽起來很有效。被動語態則暗示偶然的關聯,聽起來較不充分且缺乏說服力。然而,當一個精準論點僅有偶然的關聯時,被動語態會是更有效的形式。
 
‧講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準確地傳達事實之餘,也要設定一個可以讓觀眾與事件和人物聯繫的場景。與其薄弱地說「被告無情地殺死他的老闆」,不如說「被告將一個生鏽步槍對準老闆的臉直射,子彈從右眼窩進入頭骨,他三個未上小學的孩子,再也見不到他了。」
 
‧理性與激情
理性讓論點有價值,提供了邏輯運轉的空間。激情則令人感受其價值,提供人與人的連結。充滿激情的論述起初可能會引起同情,但犧牲理性的情感表達將稀釋論點,最終讓人輕忽信息。
 
你可以練習的法律思考
‧原來,法學院不只教法律
進法學院學習不是在背誦法律,而是學會如何像律師一樣思考。法律會變化;適當的分析方法是不變的。
 
‧誠實和真實大不同
誠實是指不說謊。真實則須完全掌握事實。律師在法庭上不能說謊,但沒有義務將客戶案件的全貌和盤托出。
 
‧洞察力不能速成
對於迅速掌握最新情況、表示理解並持堅定立場的人保持懷疑。形成深刻見解需要長時間的討論、研究、分析、合理化和反駁,難以在直接或首次攻擊問題時完足。如果有人能剛好快速理解一個複雜的事件,他更有可能是迅速地誤解了整個事件。
 
‧作為學生,好的論點勝過好的事實
理想中律師需要良好的事實、良好的法律和良好的論點。學生能夠從三者中受益,但於三者之上,必須發展並展示具有提出良好論點的能力。無論事實與法律如何,學生都必須證明自己可以利用現有的資源使人信服,支持或駁斥某一立場。
 
‧在紙上思考
書寫不是用來記錄想法。結構良好的論點很少與其一開始的樣貌相同。有效的書寫不是記錄預料中的論證過程;而是發現什麼需要成為論點的過程。通過寫作、思考、研究、重寫、重新思考和再次重寫,便能發現並提出新的論點。
 
‧提出合乎邏輯的論點
演繹邏輯是從廣為人知的通則推導出特定的具體事實。通常,將前提做合乎邏輯的論證,均能保證正確的結果。而歸納邏輯雖然可以從前提推導出結果,但不能保證結果一定是正確的。好的歸納推理需要大量的具體事例才能讓人信服。
 
‧不要試圖證明自己是客觀正確的,僅需表明己方立場優於對造
總是有可能找到至少一個論點支持或反對法律立場。論點需要邏輯,但是法律論點並非帶來普遍、絕對結論的純粹邏輯形式。相反地,法律論點是實用性的論點,目的在確立一項主張比另一項主張更有可能或更有理據。
 
‧即使你是律師,也需要僱用律師
專業:律師是專家。已經在法律中某一領域成為一名優秀律師的人,不能代替另一熟知特定類型案件相關法律、獨特術語和最佳專家證人的專家。
客觀:有效訴訟策略的制定需要外部觀點,以避免生氣、渴望復仇或其他情感扭曲。
表演能力:聘請律師等於告訴對方,自己認真看待訴訟、辯護行動,這將使你在和解談判中擁有更強的地位。
 
‧找出對你有利的角度
如果法律對你有利,請直擊法律,如果事實對你有利,請直搗事實。
 
你可以認識的法律常識
‧一小時可能長達116分鐘
律師通常以6分鐘(1/10小時)為計費單位。3.1分鐘的通話可能會導致6分鐘的帳單。
 
‧版權不是在保護想法
版權只能保護「想法的有形表達」,而非保護想法本身。如果某個劇本受版權保護,其他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複製、使用、分割部分。但版權不代表能夠阻止其他人秉持相同想法來寫劇本。
 
‧契約如何被誤解
單方錯誤:一方在契約條款或標的上理解有誤。
雙方錯誤:雙方對契約條款的含義有錯誤理解。
 
‧律師需要熱愛表演,但必須更熱愛法律
律師很少在法庭上爭論。即使是專業的訴訟律師,也很少在法庭上花費時間,因為超過90%的刑事和民事案件都可以審前透過認罪協商或和解解決。提起訴訟的目標不全是在於進行審判,而是要促使與對造和解、平息紛爭。
 
‧原告的起訴資格
原告具有起訴資格,通常必須滿足三個重疊的要求:
1. 原告須受到傷害或有立即的危險。
2. 被告須造成原告之傷害。如果無法將所受損害歸因於被告的行為,或者該損害是由未在訴訟中提及的第三方的行為所造成,原告會失去起訴資格。
3. 傷害須可通過法院補救。法院的有利裁決必須有可能補償原告或修正原告所引用的錯誤。
 
‧美國最高法院有時會推翻自己的見解
隨著社會進步,法院於先前判決中的正義觀將會與今日有所差別。正義觀的普遍化造成法院必須推翻其先前判決。然而,法院推翻自己時並不意味著重新書寫見解;而是在與先前判決相衝突的案件中,以相反的見解建立新的判決。
 
‧法官存有偏見
法官和陪審團透過自己的偏見濾鏡和經歷來理解事實。儘管他們努力做到公正無私,但他們終究無法完全意識到或完全摒棄自己的偏見。
 
‧專業法律人推薦(按姓氏筆畫排序)
黃益中──公民教師、《思辨》作者
雷皓明──喆律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楊貴智──法律白話文運動站長
廖元豪──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鄧衍森──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
賴瑩真──律師、法律知識型YouTuber

作者介紹
 
薇貝克‧諾加德‧馬丁(Vibeke Norgaard Martin)
 
為加州卡梅爾海濱的一名律師,主要在加州執業。早先,她從事商業和民權訴訟方面的實務。她曾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法學院任教、曾是南非普瑞托利亞大學兒童法中心的訪問學者、曾為塞拉利昂真相和解委員會、南非憲法法院工作。
 
繪者介紹
 
馬修.佛瑞德列克(Matthew Frederick)
 
建築師、城市設計師、設計及寫作指導,著有《建築的法則:101個看懂建築,讓生活空間更好的黃金法則》(原點出版),是廣受讚譽的「我學到的101件事」(101 Things I Learned)系列的創造者、編輯和插畫家。現居於紐約哈德遜河谷。
 
譯者介紹
 
路易
 
台大法律系畢業,雙主修中文系。
 
審訂者介紹
 
徐應松
 
美國印第安那大學摩利爾法學院法學博士,現任亞洲大學財經法律學系助理教授。

  • 作者序 Author’s Note(p.preface01)
  • 1 法學院不只教法律(p.ch01)
  • 2 誠實和真實有所差別(p.ch02)
  • 3 律師是語境主義者(p.ch03)
  • 4 通過律師資格考試才能被稱為律師(p.ch04)
  • 5 成為律師才能越過圍欄(p.ch05)
  • 6 關於「civil」的兩種意義(p.ch06)
  • 7 「當事人進行主義」不一定是壞事(p.ch07)
  • 8 美國各州多半承繼英國法(p.ch08)
  • 9 尋找恰當的案例(p.ch09)
  • 1O 不能引用該州未公開案件(p.ch10)
  • 11 向終審法院上訴是一種「要求」(p.ch11)
  • 12 A州案件對B州法院無強制拘束力(p.ch12)
  • 13 最高法院有可能是最低審級的法院(p.ch13)
  • 14 爭議的必要性(p.ch14)
  • 15 最高法院有時會推翻自己的見解(p.ch15)
  • 16 推翻州法院的裁決也將被推翻(p.ch16)
  • 17 布朗訴教育局案(1954)(p.ch17)
  • 18 聯邦法院的管轄權有限(p.ch18)
  • 19 伊利訴湯普金斯案(1938)(p.ch19)
  • 20 版權不是在保護想法(p.ch20)
  • 21 法律創造虛擬角色(p.ch21)
  • 22 原告的起訴資格(p.ch22)
  • 23 無生命體的聲音不該被靜默(p.ch23)
  • 24 向八歲小孩解釋(p.ch24)
  • 25 律師是漸進主義者(p.ch25)
  • 26 案件理論(p.ch26)
  • 27 洞察力不能速成(p.ch27)
  • 28 為每個案件發展三種論述(p.ch28)
  • 29 給予證人明確的立場(p.ch29)
  • 30 敵性證人也可以很有用(p.ch30)
  • 31 不要在法庭上問不知道答案的問題(p.ch31)
  • 32 彈劾證人的方法(p.ch32)
  • 33 證人曾被稱為「起訴者」(p.ch33)
  • 34 案件摘要保持長度,申請則需簡短(p.ch34)
  • 35 截止日期到來前,研究不會結束(p.ch35)
  • 36 在紙上思考:書寫不只是記錄想法(p.ch36)
  • 37 每個判決都在自欺欺人或自圓其說(p.ch37)
  • 38 好的論點勝過好的事實(p.ch38)
  • 39 僅需表明己方立場優於對造(p.ch39)
  • 40 如果法律對你有利,請重擊法律(p.ch40)
  • 41 成為法庭中的理性自然人(p.ch41)
  • 42 提出合乎邏輯的論點(p.ch42)
  • 43 講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p.ch43)
  • 44 讓註解為你辯護(p.ch44)
  • 45 練習換句話說(p.ch45)
  • 46 有時被動語態更為強烈(p.ch46)
  • 47 「合理」不只是「不是不合理的」(p.ch47)
  • 48 提出重點後,不要講話(p.ch48)
  • 49 契約如何被誤解(p.ch49)
  • 50 無雙案(p.ch50)
  • 51 不得任意與律師一起從事法律實務(p.ch51)
  • 52 必須具體指出起訴什麼(p.ch52)
  • 53 別讓權利睡著了(p.ch53)
  • 54 試著避免傷害,即使是幫助人時(p.ch54)
  • 55 受害方有責任最小化損害(p.ch55)
  • 56 帕斯格拉夫訴長島火車站案(1928)(p.ch56)
  • 57 審判中的程序,大多發生在審判前(p.ch57)
  • 58 主張方須負舉證責任(p.ch58)
  • 59 指控方將於詰問中陳述兩次(p.ch59)
  • 60 持續使空氣溫度略高於室溫(p.ch60)
  • 61 爭議中爭的是事實還是法律?(p.ch61)
  • 62 注意爭議指向何者(p.ch62)
  • 63 與大麻相關的企業不得宣布破產(p.ch63)
  • 64 四種邊界(p.ch64)
  • 65 美國境內有300多個保留地(p.ch65)
  • 66 重罪、輕罪和兩可之罪(p.ch66)
  • 67 如果要塗鴉,不要在郵局(p.ch67)
  • 68 法令滋彰,盜賊多有(p.ch68)
  • 69 你可以講得誇張一點(p.ch69)
  • 70 意圖是重要的;動機則不(p.ch70)
  • 71 犯罪的行為+犯罪的想法=犯罪(p.ch71)
  • 72 刑事被告需進行刑事調查(p.ch72)
  • 73 刑事案件中禁止收取案件勝訴金(p.ch73)
  • 74 一小時可能長達116分鐘(p.ch74)
  • 75 援引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的差異(p.ch75)
  • 76 不要帶朋友去見律師(p.ch76)
  • 77 知道例外之前,不會知道規則(p.ch77)
  • 78 即使你是律師,也需要僱用律師(p.ch78)
  • 79 提出間接證據更罪證確鑿(p.ch79)
  • 80 有用的證據不一定是可接受的證據(p.ch80)
  • 81 米蘭達訴亞利桑那州案(1966)(p.ch81)
  • 82 法庭上沒有真相,只有證據(p.ch82)
  • 83 體系的一貫性比發現真實更為重要(p.ch83)
  • 84 認為被告可能有罪,則得宣告無罪(p.ch84)
  • 85 有罪裁斷不具有約束力(p.ch85)
  • 86 附帶損害的戰役並不值得(p.ch86)
  • 87 羅伊訴韋德案(1973)(p.ch87)
  • 88 法官存有偏見(p.ch88)
  • 89 憲法仰賴法官詮釋(p.ch89)
  • 90 法律裁決是起點,不是終點(p.ch90)
  • 91 州政府故意通過違反憲法的法律(p.ch91)
  • 92 記憶是犯罪現場(p.ch92)
  • 93 無罪的羅納德.卡頓(p.ch93)
  • 94 事物本來的樣子(p.ch94)
  • 95 痛苦是人們行動的中心(p.ch95)
  • 96 不存在甜點抗辯(p.ch96)
  • 97 區分善惡的界線交錯在人心上(p.ch97)
  • 98 其他學生也很害怕(p.ch98)
  • 99 相應的法律實踐領域(p.ch99)
  • 100 沒有人會收你為門徒(p.ch100)
  • 101 為可能不會到來的一天持續做準備(p.ch101)
  • 版權頁(p.colophon)
同書類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