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瓦哥事件:光明與黑暗在一本諾貝爾得獎小說背後角力

點閱:1

譯自:The Zhivago affair:the Kremlin, the CIA, and the battle over a forbidden book

其他題名:光明與黑暗在一本諾貝爾得獎小說背後角力

作者:彼得.芬恩(Peter Finn), 佩特拉.庫維(Petra Couvee)著;陳榮彬譯

出版年:2016[民105]

出版社:網路與書出版 大塊文化發行

出版地:臺北市

集叢名:Passion:25

格式:PDF,JPG

ISBN:978-986-6841-74-3 ; 986-6841-74-X


內容簡介
 
◎宛如驚悚小說的文學史專書,帶我們重回那迷人的冷戰時代——那個可以利用文學作品來撼動整個世界的時代。
◎《齊瓦哥醫生》(Doctor Zhivago)面世60年,這是一本奇書,有著如諜報小說般精彩刺激的遭遇。本書道出了一位不肯妥協的異議作家,如何憑著自由的信念抵抗一個極權國家的打壓與千夫所指。
◎本書作者率先取得中情局解密檔案,以及研究整理了多國政府檔案資料、大量書籍、信件,還有第一手訪談寫成本書。
 
製造靈魂比製造坦克更重要!
這本冷戰時期的禁書,如何成為東西兩大強權意識形態之爭的祕密武器。
 
「我只背叛了耶穌,但你——你背叛了整個俄國。」一位署名猶大的人寄信給《齊瓦哥醫生》的作者時寫道。
 
1956年5月,這本小說的作者帕斯特納克(Boris Pasternak, 1890-1960)在把小說的打字稿交給義大利出版社的書探時說:「你的來臨,就像劊子手押我上刑場。」因為他早就料到若出版這本被說成抨擊蘇維埃體制的禁書,自己將受到蘇共政府的打壓與迫害。當時已經六十五歲的帕斯特納克是蘇聯備受尊崇的詩人,《齊瓦哥醫生》則是他耗時十年寫的第一本長篇小說,從此這部小說展開了有如諜報小說般曲折的命運。經由黑市及在朋友之間偷偷傳閱,蘇俄人民得以讀到《齊瓦哥醫生》,1960年帕斯特納克因病過世時,上千名蔑視格別烏密探監視的書迷出席了他的葬禮,但這部地下作品要遲至1989年,才得以在它的母國解禁,正式出版。
 
這部作品可說是一本奇書,它所扮演的角色之一,就是成為冷戰時期東西兩大陣營意識形態戰爭中的利器,對一個分裂成兩半的世界帶來了巨大的衝擊;而帕斯特納克所樹立的典範成為後來許多蘇聯異議作家尊奉的偉大傳統。
兩位作者率先取得了中情局解密檔案,以及多國政府檔案資料,透露五十多年前美國情報組織將俄文版《齊瓦哥醫生》偷運到蘇聯的細節——光明對抗黑暗勢力的鬥爭過程。

■作者簡介
 
彼得・芬恩(Peter Finn)
曾任美國《華盛頓郵報》國家安全通訊記者及該報駐莫斯科分社社長。憑科索沃和阿富汗戰事報導而兩次入圍普立茲新聞獎。
 
佩特拉・庫維(Petra Couvée)
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大學講師。
 
■譯者簡介
 
陳榮彬
輔大比較文學博士,臺大翻譯碩士學程與臺文所合聘兼任助理教授,研究專長為英美與臺灣現代小說,曾出版《危險的友誼:超譯費茲傑羅與海明威》(南方家園)。譯作等身,曾以《繪畫與眼淚》、《血之祕史》與《我們的河》三度獲得「開卷翻譯類十大好書」獎項,擅長文史哲、旅行書寫、運動書寫與科普等各類翻譯。

  • 序曲 這是《齊瓦哥醫生》,希望它有機會出現在世人眼前。(p.6)
  • 壹 整個俄國已經陷入了天翻地覆的局面。(p.26)
  • 貳 帕斯特納克已經進入了史達林個人的生命而不自知。(p.42)
  • 參 我已經安排好,要在小說裡與你見面。(p.64)
  • 肆 你知道那本小說骨子裡就是反蘇維埃的吧?(p.84)
  • 伍 直到小說完成以前,我都不是自由之身,荒唐而瘋狂。(p.102)
  • 陸 如果這本小說沒有出版,對於文化來講會是一種罪過。(p.116)
  • 柒 如果這是西方世界所謂的自由,哼,那我只能說我們對自由的看法與西方不同。(p.134)
  • 捌 鐵幕被我們扯破了一個大洞。(p.154)
  • 玖 那我們就印盜版的。(p.172)
  • 拾 同時他看起來還是那個天才:緊張兮兮、淒慘無比、災禍纏身。(p.196)
  • 拾壹 很清楚的,他們不會手下留情。(p.216)
  • 拾貳 帕斯特納克這個名字,已經成為戰爭的代名詞。(p.240)
  • 拾參 我如此迷惑,有如困獸。(p.264)
  • 拾肆 就像是用大學生週末玩樂的把戲去惡搞俄國人。(p.282)
  • 拾伍 那天空藍到令人無法承受。(p.302)
  • 拾陸 對於《齊瓦哥醫生》沒能出版那一件事而言,也許有人會說,我太晚表達懊悔之意。(p.324)
  • 尾聲(p.351)
  • 致謝(p.356)
  • 資料來源說明(p.364)
  • 尾註(p.369)
  • 參考文獻(p.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