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標緻雪鐵龍總裁從頂峰墜落的歸零人生

點閱:33

譯自:J'étais un homme pressé

其他題名:標緻雪鐵龍總裁從頂峰墜落的歸零人生

作者:克利斯蒂安.斯泰夫(Christian Streiff)著;楊年熙譯

出版年:2017[民106]

出版社:自由之丘文創, 遠足文化

出版地:新北市

集叢名:NeoReading:36

格式:PDF,JPG

ISBN:978-986-95378-1-0 ; 986-95378-1-2


內容簡介

生命之神有時是以悲劇形式來送給你成長的禮物
一場無預警的中風,他從失憶、丟官、恐懼、復原,最後找回自己
總裁的中風勵志旅程,笑中帶淚
 
我是否依舊在「生意」裡呢?我每天花幾個小時在我的辦公室裡「忙」,打幾個可有可無的電話,忙些小事,看東西,「做事」……然後趕緊跑走!心慌不已,害怕再也上不了坡了,害怕從此變成一個等別人幫助的人,自己走不出去。一味攀附著一個世界,並夢想在其中占據一個遙不可及的位子。
 
2008年5月的一個上午,全球最大汽車工業之一,標緻雪鐵龍集團首席執行長──克里斯蒂安.斯泰夫在辦公室和平常一樣午睡,卻久久不醒,他在睡夢裡中風了,他的腦血管發生病變,突發性瞬間腦缺血。幸而他的司機警覺,將他送往醫院搶救。斯泰夫肢體未受損傷,但中風使他過人的智力和記憶力喪失泰半。
 
他在本書記錄三年間與殘障抗爭的經過,描述如何擺脫疾病,進行一場自己和自己的艱鉅角力。起初以為復原狀況良好,他迅速回歸領導崗位,但中風六個月後,他遭到標緻集團無預警革職,這位法國知名企業掌舵人,由此面臨身體的復健外,自我價值崩毀的危機。
 
然而斯泰夫未被擊倒,他以驚人毅力展開重建計畫:語言復健、睡眠休養、做數獨、閱讀、找回家庭生活、駕帆船穿越太平洋、五十天走完阿姆斯特丹到尼斯一千五百公里的健行壯舉……
 
從領導萬人的老闆身分退回自我管理的「斯泰夫」,從舉一反三的傑出資優生變成勤能補拙的普通人,忘了再記記了又忘,斯泰夫這場看似悲劇且不一定復原的中風旅程,使他重新認識生命的價值,領悟工作的意義。
 
疾病帶來沉潛靜定與開闊的心眼,斯泰夫逐漸找回遺忘的日常語言,他依然機智風趣明快優雅,只是多了一份從容與包容,不像過去那樣緊張忙碌,懂得「把時間留給時間」。今天他又回到大老闆世界,是全球前三大航太集團──賽峰企業監理會副主席。
 
重要事件
法國醫師提供給中風病患復建用最佳勵志讀物。
 
編輯小語
 
生命之神有時是以悲劇形式來送給你禮物從某個世俗角度來看,克里斯蒂安.斯泰夫是個大老闆,我是一個小員工。但從工作的密度來看,我們都是一個大忙人。克里斯蒂安.斯泰夫機智幽默明快優雅大器,在我讀他的中風歷程時,他的每個反應總能帶給我的嘴角一絲莞爾的微笑。中風失憶已經悲慘,中風失憶再丟掉首席執行長的官位更慘。但什麼才是最慘?不知何時能痊癒的恐慌那樣的未知莫名才是慘,但是克里斯蒂安.斯泰夫畢竟是大老闆,是當首席執行官的英才,他過去一人之下23萬人之上,他最終還是找回自己,重回商場上贏回他的能力。
 
名人推薦
 
鄭建興(台大醫院神經科教授)、劉秀枝(臺北榮總特約醫師)、劉心蕾(諮商心理師)────推薦導讀
大明星、大忙人、大老闆、大醫生、大小姐、大少爺、凡人你我 不忙了──齊口推薦

作者簡介
 
克里斯蒂安‧斯泰夫 Christian Streiff
 
生於1954年9月21日在法國東北摩澤爾省的薩爾堡,2006年7月曾任法國空中巴士執行長,但不久旋即辭職,2006年11月斯泰夫受歐洲第二大汽車工業集團──「PSA標緻─雪鐵龍汽車集團」任命為首席執行官,三年後因為意外中風而被迫休職。中風癒後的他目前在全球第二大航太企業賽峰Safran集團擔任監理會副主席,重回商場上一展雄才。他還創作有一本小說。
 
譯者簡介
 
楊年煕
 
輔仁大學法文學士,巴黎第三大學現代文學學士、碩士、博士預班(DEA)。台北聯合報系巴黎歐洲日報編輯部前主任、資深記者及編譯,法國國際廣播電台雙語記者,曾任教輔仁大學、淡江大學、文藻外語學院。法譯中作品,包括法蘭西學院院士程抱一的《天一言》,比利時漢學家李克曼(筆名Simon Leys)的《小魚的幸福》;中譯法作品有中國著名美學家高爾泰的《尋找家園》,台灣作家張大春的《野孩子》、《將軍碑》,黃凡的《慈悲的滋味》等。

  • 〈推薦序一〉─── 台大神經部教授 鄭建興(p.3)
  • 〈推薦序二〉─── 諮商心理師 劉心蕾(p.9)
  • 第一章 小睡(p.15)
  • 第二章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 …(p.31)
  • 第三章 堅忍不拔(p.43)
  • 第四章 和以前一樣 …(p.67)
  • 第五章 站起來(p.87)
  • 第六章 意外(p.113)
  • 第七章 旅遊(p.135)
  • 第八章 現在呢?(p.153)
  • 〈譯後序〉人者心之器(p.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