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時間:2013[民102]

熱門文章
新會員第一本免費,小編教你如何兌換!
發表時間:2016-10-03

「HyRead中信卡友讀享樂」送給每位新....

全台80萬金融人 不變身就淘汰
發表時間:2016-01-20

圖片來源:周書羽 從「威尼斯銀行」....

死刑今夜執行

發表時間:2017-05-09 點閱:1048
Responsive image

《死刑今夜執行》內文試閱

夜,九時三十分。

「轟」一聲,沉重的鐵柵門關上了。

生與死從此分開了。

貼牆放著兩張雙層木床,一張白色,一張灰色。中間一張小木桌,上面放著一碟青菜、一碗蛋湯、幾個肉包子。這便是優待死囚的一頓晚餐。

三個人全是小伙子,最小的那個不過是十五、六歲模樣。監獄衛兵李由看守死囚室二十年,眼前這小子可以說是他見過的最年輕的死囚了。

這幾天槍斃的人多,昨天是個大姑娘,前天是兩個大漢,犯人們都是由普通刑警押送來監獄的。但是今晚就不同了,公安局楚局長和監獄長親自率領七、八個刑警押送,場面之大,規格之高,實在是歷來少見。

牢門外,所有的衛兵排成一直線。身材魁梧的楚局長目光炯炯掃視著說:「今天晚上,大家要特別小心。這三個人是江青同志親自點名槍斃的!」

李由站在隊伍中紋風不動,心裡吃了一驚,三個人年紀輕輕,竟然罪大惡極,要驚動江青?

「這三個人屬於一個地下反革命組織,」楚局長憤慨地向大家說著:「叫著『自由與民主的呼聲』。只要聽聽這名稱,便知道他們有多麼反動……」

囚室內,那個十五、六歲的男孩子猛地站起來,身上的鐵鐐鏗鏘作響。他揮動血肉模糊的拳頭,憤怒地吼叫著:

「反動的是江青!她害死多少人?文革害死多少人?」

楚局長臉上掠過一絲冷笑,沒有理睬他。

「今夜,誰負責看守死囚室?」

「我。」

李由從隊伍中向前跨出一步,腳後跟用力一碰,揮手向楚局長敬了個軍禮。局長打量著他,眉頭皺了起來。

李由今年快五十歲了,頭髮斑白,滿臉皺紋;雖然他竭力挺直腰桿,仍然掩飾不住微駝的背脊。

監獄長一眼瞟見局長不悅的表情,立刻湊近他,微笑著說:「李由是貧農出身,大字不識一個。他看守監獄二十年,一次事故也沒發生過。我們單位評選模範共產黨員,老李年年榜上有名……」

監獄長是出了名的冷酷,從來不誇獎手下。李由臉上一陣發燒,今晚自己真的太有面子了。

楚局長滿意地點點頭:五十歲人,妻兒一堆,不會亂來;鄉下出身,大字不識一個,也就不會看地下傳單,不會看任何刊物,這種人沒有自己的思想……

「要得!」楚局長放心地拍拍李由的肩膀:「剛才這小子惡毒攻擊文革,你來反擊。」

李由保持著標準的立正姿勢,中氣十足地回答:「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好得很!五、六年再來一次,很有必要!」

男孩子咬著牙,要撲到牢門上來。兩個同伴立刻抓住他,用力把他拉回床邊。

楚局長好像打了場勝仗,率領著刑警們沿著走廊凱旋而回,走廊兩旁,一間間的牢房,各式各樣的囚犯都擠在牢門上,向外張望著。他們大都看過「自由與民主的呼聲」的傳單,有的人就是因收藏傳單而關在這裡的。

八面威風的楚局長望著走廊兩旁的犯人,臉上浮現出傲慢的獰笑。他停下腳步,回轉身,向著死囚室一字一字地大聲宣布:

「死刑明晨執行!」

* * *

夜,十時。

三個死囚坐在床沿,吃著他們的晚餐。他們吃得很慢,很慢,慢得不像在吃東西。

李由穿著軍大衣,在牢門外踱著。二十年了,看慣一個個的死囚押進來,看慣他們一個個押上刑場。他從來不會替這些人難過。並不是因為大家互不相識,而是因為他知道政府不會錯,政府要殺的人一定是該死的!

但是今晚,他心情不知怎地格外傷感。

那個男孩子拿著一個肉包子,好像捨不得吃,放在鼻子前輕輕聞著。

「他是用左手的。」

李由的心一陣抽痛,小山也是用左手。

「如果小山活著,今年也跟這個男孩一般大了。」

李由想起死去的兒子,眼睛濕了……

三個死囚都停下來不吃了,桌上的東西幾乎沒有動過。

李由回頭看看衛兵室牆上的日曆,今天星期二,明天星期三,他們的生命就要結束了。在這種時刻,誰還有心情吃得下東西呢?

李由不忍心再望著這三個年輕人,他轉過身,準備回到自己的衛兵室去。

「老伯,老伯。」

那個男孩子站在牢門邊,溫和殷切地問:「老伯,昨天這裡是不是關著位姑娘?她叫金蓮。」

李由默不出聲地望著男孩。他從來不跟死囚交談,這是避免犯錯的最好方法。不過昨天關押的那個金蓮,他的印象可深刻了,是她太漂亮,還是她的遭遇太悲慘?

「老伯,你告訴我,她有沒有受到虐待?你說啊!」

李由咬著嘴脣。昨夜,死囚室中的慘叫聲曾經刺痛他的耳膜。

男孩看見李由的表情,傷心地垂下了頭:「我知道,她一定像我們一樣,遭到拷打。」

不,不是拷打!李由幾乎忍不住要喊出聲。她是被強姦的,被一隻披著人皮的禽獸!

「無論如何,」男孩驕傲地說:「她絕不會出賣組織的!」

是的,是的,孩子,你說得對。她本來有機會逃過凌辱、逃過死刑,只要她肯屈膝投降。

「老伯,請你告訴我,昨天晚上,她睡哪張床?」

他臉上流露著哀求的神情。李由情不自禁地指了指左邊那張白色的床。男孩子拖著受傷的腿,用手撐著牆,艱難地走到雙層床前,緩緩地躺在下面一層。

多麼堅強的孩子,到了生命最後一刻,他關心的仍然是別人。李由呆呆望著他,忘記這是一個反革命份子。

「天啊!這是最後的晚餐啊!」

躺在床上的男孩子突然發出一聲驚叫。

兩個同伴本來坐在另一張灰色雙層床上,聽到男孩的叫聲,他們都撲到白色床前,跪了下去,伸手摟著男孩。三個男孩的頭緊緊依偎在一起。

看到這淒涼的一幕,李由只覺得喉嚨梗塞,鼻子一酸。他回到衛兵室,顫抖著坐在一張大椅子上。

「老伯,請你熄了燈吧。」

整個監獄的電源開關都在衛兵室,李由拉下了總開關,所有的電燈都熄滅了。

黑暗中,傳來了三個年輕人低低的、含糊不清的談話聲。也許,他們在回憶自己的童年時光;也許,他們在回憶自己的親人;也許,他們在討論地下組織的成敗……。不管怎樣,那個男孩似乎已經克服了死亡的恐懼。

李由覺得稍微放鬆一些,他裹著軍大衣,斜倚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睡著了。

* * *

晨,五時。

「有鬼啊!」

一陣淒厲恐怖的嘶叫聲震撼監獄,嚇得李由從椅子上滾到地板上。他手忙腳亂地爬起來,扳上總開關,借著刺目的燈光,他看見死囚室的鐵門內兩個小夥子滿臉驚惶,魂不附體地駭叫著:「鬼殺人……」

李由一個箭步竄到門前,伸長脖子張望著。

白色雙層床的下層,那男孩子一動也不動,四肢僵直,兩眼圓睜;臉上出現血斑,嘴唇烏黑……,他死了。

他的死刑本來定在上午,是誰提前在夜裡執行了?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死刑今夜執行》一書。〉